2019年我院“做有温度的护士”——“叙事护理”征文比赛优秀作品(二)

2019-05-31 来源:

予你一束暖阳

眼科  曾小容

 

南丁格尔有这样一段名言护理工作是平凡的工作,然而护理人员却用真诚的爱去抚平病人心灵的创伤,用火一样的热情去点燃患者战胜疾病的勇气。

    我们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以带我们领略四季的变换,我们的双腿是我们的规尺,让我们丈量世界的宽度。我曾想过,如果失去完整的双腿,失去明亮的双眼,那么世间还有什么可以留念的呢?

那是去年的年中,我们科室住进了一位脾气暴躁的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患者。他原来是一名健硕的体育运动教练,有一次在俄罗斯出差,因天气过于寒冷,原本糖尿病患者的末肢循环就不好,加之突发感染,十余天的时间内,他的一条腿膝盖以下被迫截肢,视力也下降得非常厉害,对他的工作与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意外总是来得如此突然,并不因为人而有所改变,在截肢与面临失明的情况下,他走到一半的人生道路轰然崩塌,一蹶不振。此般打击,不是常人能承受得住,就算是一名健壮的运动教练,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噩耗也无所适从,悲伤、震惊、恐惧与自卑侵蚀了他原本开朗健谈的内心。患者的心情因此非常恶劣,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几乎全科同事都遭受过他的谩骂,我也不能幸免于难。也许世人会认为,他那么难相处,马虎对付就好,可是身为医务人员,我们有着自己的责任心,有着济世救人的崇高愿望。即使是有面对患者的恶劣情绪及百般刁难,我们也要尽力给予病人“有温度”的治疗,使病人获得久违的温暖,从而重燃起生命的火光。

那天夜里是我当值,突然发现该患者从病房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扶着走廊的扶手向外走去,可能因为视力下降,他走得踉踉跄跄,一副随时可能摔倒的模样,一个不小心可能就是挫伤甚至骨折的下场。我们两个值班护士急急忙忙去扶好他, “阿叔,你现在大半夜的想要哪里呀?你自个儿这样乱走很危险的,万一摔倒了怎么办啊!”患者并不解释,只是一个劲的说着“我要出去”、“我要走路”,我和我的同事好说歹说,他才不情愿的回到病房。回到病房后,他躺在床上叹了一口:“我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能走路,但是我好想回家,好想回去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我小孩今天开家长会,我这样子也不能参加,也不知道他现在成绩怎么样了;我爱人这两天也没来医院看我,是嫌弃我了吗?也是,就算她在我面前,我也看不清她的样子了......”我看到了他略显浑浊的眼睛,当中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生活的光明,浓浓的悲哀弥漫在当中。我小心的劝他:“阿叔,你先别想那么多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休息,积极进行治疗,眼睛会慢慢恢复起来的,后面你可能还要回去工作呢。”说到工作,他显得更加低落:“像我这样一个废人还能做什么事,赛场上不需要残疾人?”说到伤心处,这个曾经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潸然泪下,一时间我们都静默下来,我看着他在床上蜷缩的身影,感觉一种莫名的无力感充斥在我的心中,我伸出手,默默地帮他用纸巾拭去泪水。我冥思苦想,才从嗓子挤出安慰的话:“你先别那么丧气,生活没到尽头就还有着希望,你还记得汶川地震那一年,新闻不是有报道有只猪卡在废墟里好多天,最后还是被消防员救了出来,连猪都没有放弃,你还有那么多人陪你,支撑着你,你一定能度过这个难关的。”也不知道是我的事例比较糟糕,或者是我的笑话比较拙劣,患者反正是露出一些笑容,情绪也慢慢平静下来,身体也放松的舒展开来。

后面几天,患者对我们的态度改善了许多,不再无端谩骂,开始配合我们的治疗。某天到我交接班的时候,患者在抽屉摸索了一下,递给我一个橙子,说:“你是那一天晚上陪我聊天,还给我擦眼泪的那个小姑娘吧,虽然我现在视力还不是很好,不过比刚来的时候好了一些,你看你站那么远我都能认出你了。前段时间情绪不对,对你们这样其实我感觉很不好意思,平时也麻烦你们很多,谢谢你那天晚上逗我开心,让我感觉心里暖暖的,后面也有信心继续康复的,请你吃个橙子吧。”我拿着橙子,感觉前几天的无力感如冰雪遇到艳阳一般消融,取而代之,是暖暖的窝心,知道我们在那个凉凉的夜色中,把温度传递到患者的心中。而在今天,患者又把自己的温度反馈给我,成为了我心中一颗不可磨灭的明灯,指引我工作的方向,让我的心长存火光,借此去温暖更多的患者。

在我们眼科会碰到很多因各种原因导致视力缺陷的病人,有些患者面对突如起来的残酷打击,在精神上会产生巨大的压力,悲观和恐惧甚至会压垮他们的心灵,出现后悔忧郁、自暴自弃、疯狂宣泄乃至于尝试自杀。病人在逆境中特别渴望得到他人的关怀、重视和照顾,我们应重视患者的心理需要,医疗不是冷冰冰的机械重复,而是有着舒适温度的人文关怀。疾病无情人有情,医疗手段往往只能有时治愈,但是我们可以去常常帮助,总是安慰,使患者处于适合治疗的最佳状态,使其获得更好的心灵感受。

安东尼的书中有着一句话: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在后面的工作生活中,我不时回想起如那名健身教练一样的患者,他们面临着颠覆人生的巨大挫折,心中充满迷茫不安,巨大的精神压力使心灵如同紧绷的弓弦,一不小心就会断裂,滑落至深不见底的深渊。对此,我会用行动、话语和笑容,尽力向患者传递内心的“温度”,为他们扫去一些内心的阴霾为他们带来一些生活的希望。也许有些患者会感激,也许有些会无动于衷,也许有些甚至不可理喻,但是我知道有患者会像那名患者一样心灵获得些许温暖,那我们的“有温度”的护理工作就更是“有价值”的工作,患者就更有可能重新用眼睛去领略各地的四季,用双脚去丈量不同的土地。

 

(此作品荣获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