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我院“做有温度的护士”——“叙事护理”征文比赛优秀作品(三)

2019-06-11 来源:

留香(芳)拜(百)世

临床期病房   陈世丽

那个又闷又热上午,尽管空调已经调到20度,一股夹着汗味与腐臭味的气味仍不时从19号病房里飘出来。19号床住的是一名49岁终末期乳腺癌患者宫女士,因胸骨转移曾行胸骨切除术以钛板固定,左胸前有一碗口粗的癌性伤口,里面的肋骨依稀可见,钛板已部分分离,能看到下面的心脏在搏动。

“陈姑娘,您终于上班啦?”宫睁着美丽的大眼睛艰难地问我,因双肺多发转移合并肺部感染而出现呼吸困难,说话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啊!我上班啦,是不是想我了啦?”我很自然的过去握住她的手打趣道。宫的手细长白皙,握起来很温暖很柔软。宫妈妈说宫是她家最小最出色最不让人操心的孩子,一个人只身来到珠海打拼,事业小有成就,还鼓励支持大姐出国深造,即使生病了也是特别的坚强。

“这样躺着舒服吗?我给您转转身,好吗?”我轻轻地捋了一下她随意散落在额头的短发,正准备俯身下去给她更换体位。突然,她慌忙拒绝,我不解地望向她,从那深邃的眼眸中我看到一丝丝落寞与无奈,更多的是羞愧。她缓缓地说:“臭,我自己能闻到很臭。”双眼饱含泪水,“你把口罩戴上吧,我都嫌弃现在自己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旁边的妈妈别过身去擦了擦眼睛,对我说“她从小就是一个特别好强爱干净的人,把家里打理得整整有条,工作的事情也从不耽搁,自己每天也是打扮得整整齐齐,喜欢喷点香水!”提起她的过往,妈妈一脸的骄傲。

“是啊!我们的宫姐是一个很精致的人!这里,我们清洗一下,换上敷料就会好很多了!我们的杨护长说今天要过来给您换药!”打开衣服看到胸部伤口的敷料湿润泛黄,恶臭味扑面而来。宫一听到杨护长要过来,双眼闪耀着亮光问“杨姐,真的要过来啊!太好了,杨姐和钟老师都对我特别好,特别照顾!”“是的,你们这里的护士都很好!”宫妈妈插话道“那个胖胖的护士每次给她换药都换到满头大汗,在那里一点一点的、洗了一遍又一遍;还有那两个瘦瘦小小的护士也很认真负责,每次值夜班的时候都不停地过来嘘寒问暖,给翻身、盖被子、调空调。说实话,我们都知道她的状况,她也知道自己的时日,脑子清醒得很,我们希望她能舒适一点,我们看着也没有那么难过。她希望自己走的时候干干净净,不要臭哄哄的!

 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流芳百世,我们宫的遗愿却是留香拜世,虽然这要求不高,但是因为她伤口范围过大,每天都有很多黄绿色分泌物,这给我们的护理带来很大的困难。伤口小组的杨护长基本上每周至少会过来给宫换一次药,换药的时候,我都会给杨护长当助手。,我要给你换药了哦!你觉得冷或不舒服就跟我说”杨护长边熟练地准备换药的物品,边跟宫说话,宫点了点头,重重地说声“嗯”。“今天很棒哦!看起来心情不错啊!我们先用盐水洗一下哈!丽,我们的棉球不能太湿也不能太干,每一个角落的地方一定都要清洗干净。像有这种黄绿分泌物的,我们可以用碘伏沙快擦拭一下创面,一定不要太用劲、、、、、以后你就每天这样给她换药”杨护长一会跟我说换药的操作要领、敷料、溶液的选择以及作用机制等,一会跟宫拉拉家常说些轻松温暖的话语。“好啦!洗干净了,一点味道都没有”杨护长边说着边把口罩摘掉用力地闻了一闻,看到这,眼睛有点湿润,这就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漂亮的宫香喷喷的”一轮红晕轻轻地爬上宫浮肿无血色的脸,舒心地微微一笑,努力地想低下头来看看那伤口。杨护长轻抚一下宫的那稀疏的短发,拉着她的手说“今天看见你那么开心我也很开心,那我们约定下周再见,好不好?”宫像个听话又贪婪又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一样说“您一定要过来,我希望您天天都能来,我知道您很忙”最后大家约定每周至少一次的见面。杨护长没来的时间,我便按着杨护长教的方法每天给宫换药。 

国庆过后,距离她们之间的约定没多久,宫便走了,走得挺安详的,身子也是干干净净的,没有异味,也算留香拜世,愿她的灵魂透着香气。

宫妈妈后来对我说“你们的人文关怀做得挺不错的,从护士长到医生到护士都很好!”何为人文关怀?何为护理人文关怀?从最初的“母爱”情怀到南丁格尔首创的护理专业,护理学的本质体现出护士对弱势人群的细心关怀,将人文关怀理念引入到护理学,形成护理人文关怀,其内涵“关怀整体人的生命价值”。我想护士能做到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便是最好的人文关怀,同时会得到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的效果。

(此作品荣获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