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我院“做有温度的护士”——“叙事护理”征文比赛优秀作品(六)

2019-08-15 来源:

橘井泉香 香山春暖

感染&呼吸重症监护病区  高冬雪

 

坚定的成为自己,同时关心他人的命运,学会爱这个世界,也学会爱你的病人。从工作里爱了生命,就是贯彻了生命最深的秘密。

生活中总有一些事情让你难以忘却,工作中总有一些病人让你记忆犹新。那年冬天,踏入感染&呼吸危重症病区不久的我,第一次接触ARDS的病人,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见到她时,呼吸机、镇静、镇痛、CVC……已被全副武装,护理记录单上,镇静评分,昏迷评分,嗜睡状态,使用药物丙泊酚,力月西,芬太尼……每日每日,俯卧位通气,肢体功能锻炼,镇静唤醒,科内囊括的设备,物尽其用。

生命的真谛不在于呼吸的次数,而是那些令你无法呼吸的时刻。每天劳师动众的俯卧位通气,成功改变了氧合情况。回想那时,Q1h转换头部侧向,保护受压处稚嫩的皮肤,真的是不敢有半丝马虎和投机取巧。一天一天过去,终于不负众望,阿姨日渐好转。

身上素未谋面的各种管道,无法自主运动的躯体,陌生环境的恐惧,不能接受的病情,这些都令她痛不欲生,在此同时,东方女性的坚强也被展现的淋漓尽致。每一次纤支镜一声不吭的她,每一次试停机积极配合的她,每一次对命运的不能掌控却又乐观面对的她,都令我不能忘怀。

生活总是以一种高压的姿态肆意考验着我们脆弱的神经,让我们叹息这个世界真的很拥挤,我们难以寻找一方精神的栖息地。面对时间的考验,妻子的病痛,孩子的学业,经济的压力,让这个家庭本就不景气的经济状况变得更加拮据,可是对亲情的不舍,夫妻携手的决心,他苦恼,自责……这些统统徘徊在他丈夫的脑海里。“老公,放弃吧,别再救我”她用尽全身力气写出歪歪曲曲的字迹,这行字让站在旁边的我不禁潸然泪下,“阿姨,你好不容易才醒了,我们做了那么多努力,那么多个不眠的日夜,我们守着你,你怎么可以轻易的放弃,即使不为了你自己,不为了与你相守的丈夫,也要为了家里十几岁的孩子,你该让她父母双全,你要亲眼看着她长大成人,不要失去希望,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给你怎样的惊喜......”虚弱的她不再写字,只是悄悄的流下一行泪,那泪水里,有对自身疾病的无能为力,有对家人的亏欠,有对世间万物的不舍,更有对孩子的百般依恋。

当我们面对一个个镜头,记录着垂死挣扎着的生命的时候,生命就像青花瓷,美丽,但很脆弱,需要我们的呵护和关心。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家属顺利的在“轻松筹”上获得了广大群众的热心帮助,这让困在窘处的小家有了新的希望,但这些资金远不足以支撑阿姨的医药费。太阳之所以伟大,在于它一直在消耗自己。在余额不足的情况下,获得院领导的支持,阿姨的治疗并未间断过。让我相信黑夜无论怎样漫长,白昼总会到来。都说养儿防老,而这件事让我觉得,抚育子女,更多的是为了当你年迈,很多事情力所不能及的时候,子女之间可以相互帮扶。剪不断的手足情深,割不裂的血脉相连。为了妹妹的生命,作为哥哥,他负担起了所有的费用。积极,亲情,无私,期盼,所有充满力量的暖流不断涌出。

血气分析结果每每不如人意,每一次咳痰,每一次翻身拍背,都像历劫一样,每一位病人都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坚强,每一位病人都应得到我们最真的敬意和最走心的护理。阿姨终不负亲人的期望,虽然很痛苦,仍然积极配合治疗,一直坚强的与病魔做斗争,拔出气管插管那一天,我们惊喜的听到,原来阿姨你的声音是这样的。

我终于明白,世间有一种思绪,无法用言语形容,粗犷而悲伤。抗生素的使用,长时间的绝对卧床,引起肠道菌群紊乱,腹泻的次数日益增多,止泻药物剂量逐渐递增,腹泻还是未能得到有效控制。肛周造口袋的使用,口粉,3M无痛保护膜,都没能保护住肛周的皮肤,就这样悲剧产生了——失禁性皮炎。每解一次大便,都要遭受一次疼痛的折磨。肛周每擦拭一次,疼痛便反复一次。因为疼痛,所以惧怕。因为懂得,所以慈悲。面对反复疼痛的恐惧,大便后阿姨不敢再呼喊护士。机智的同事意外的发现,由于解便疼痛感致使心率加快,所以心率变化从此成为其判断标准。经过口粉,无痛保护膜的反复无缝隙使用,失禁性皮炎被彻底消除,这也让入行不久的同事们得到了一次真实有用的学习机会。

床上肢体锻炼,床边坐起,床下运动,从最初的四五个人协助,到后期的仅一人搀扶。整个过程令人精神紧绷,结局令人喜笑颜开。出院那天,护患间的不舍,至今仍记忆犹新。

成功近在咫尺,亦远在海角,或许踏前一步便是光明,信念是种神奇的存在,人类是一种无所畏惧的物种。作为医护工作者,要像灯塔一样,为一切夜里不能航行的人,用火光把道路照明。

护理为媒,让我结识了五院,结识了这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春有花开,夏有蝉鸣,秋有落叶,冬有飘雪。四季轮回,虽然我们不能像苏耽、董奉一样济世救人,做不到像神农一样尝百草,但是微小的你我,可以在各自的岗位上,展现自身的闪光点,坚持每天奉献多一点,去照亮每一位有需要的人。愿我们与五院携手搭建生命崭新的框架。

 

(此作品荣获三等奖)